您当前的位置 : 上虞新闻网  >  休闲频道  >  笔谈
我和谢晋导演的两面之缘
2019年09月21日 23:19 上虞新闻网
来源: 上虞日报 作者: 吴爱华 编辑: 孙昭

  我和谢晋导演有两面之缘。

  第一面是35年前的1984年。

  当时22岁的我,非常幸运地出席上虞县文艺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,成为首届文学工作者协会会员。也是在那次会上,我的小说《雾》获得1984年度《曹娥江》小说一等奖,记得还是谢晋导演给我颁的奖。那时候谢晋导演的《高山下的花环》得了很多奖,谢导是参加完一个颁奖会后匆匆赶来上虞,祝贺家乡的文学工作者协会成立。因为我年纪比较轻,大会组织者安排我为主席台成员倒茶添水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在会议休息期间,我拿着一本日记本请谢导为我签名,谢导笑眯眯地看着我,问我几岁了,家是哪里的。当他得知我才22岁,章镇人时,他的大嗓门亮起来了:“章镇好,章镇山清水秀好地方,章镇酱油酱瓜很出名。”然后他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“坚持十年,上虞的天空必将升起一颗新星,谢晋。”我拿着谢导的签名磕磕碰碰走下主席台,心跳得很快。

  第二面是21年前的1998年。

  那年十月底,谢导在上虞举行从影五十周年纪念活动。当时,我随先生从部队转业回上虞,刚到人民医院上班,被派往谢塘镇搞路线教育。有一天,谢导带了很多参加“谢晋从影50周年研讨活动”的嘉宾,在谢塘老家做客。我随谢塘镇文化干部一起去他家,看到谢导在众多宾客中忙碌穿梭,我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听着。大概是谢导看到我一直注视着他,他笑眯眯地对我点了一下头,然后像一个邻家老爷爷一样,指指摆在桌子上的水果,大声对我说,“吃水果吃水果。”

  也许人和人是有磁场的,我和谢晋导演仅仅只是两面之缘,但我时常会想起他。他去世时,就在我们医院,当时,我站在住院部大厅,泪流满面,那个慈祥的爷爷走了。

  说来也非常遗憾,早年写过的很多文稿、信件、获奖的证书、日记本我都一直保存着,独独谢导给我签名的那一个日记本,很早以前就丢失了,找过无数遍,娘家,婆家,工作过的学校,翻遍所有抽屉,就是找不到了。冥冥中,丢失了这个日记本,从此我的文学梦也丢失了,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对不起谢导。

  此刻,我静坐在桌前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,我很想再次提笔,为了不辜负谢晋导演,为了曾经鼓励我的很多师长好友,为了我年少时的文学梦。

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
上虞日报社、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〔2009〕13号 粤icp备17147586号-1